首页 > tc三分赛车直播视频

tc三分赛车直播视频

原标题:起底祸港“四人帮”之李柱铭

当时,就有港人点穿李柱铭的想法,认为他总要依赖外国人,看似在为香港争取利益,实则是令香港失去高度自治,变成“高级港人与洋人”的联合统治。

都说黎智英、陈方安生、李柱铭、陈日君为了反修例不遗余力。目前来看,是这样的。但这无非是为了祸害香港,从中谋取个人巨大利益的一种手段。其实,最早提出来希望香港特区政府和内地谈移交逃犯协议以及刑事司法互助安排的,恰恰是李柱铭。而从其早年的律师经历来看,当年他并不认为港英当局搞的那一套是民主,还曾经做过斗争。在香港回归的过程中,作为法律界人士,他也曾协助香港法律从殖民地法律向特区法律过渡。如今,他出尔反尔,皆利益使然,可笑可叹。

祸港“四人帮”中,李柱铭是有其“理论基础”的,一肚子坏水。

与陈方安生不同,李柱铭没有在港英当局和特区政府当过官,一直以来以英国御用大律师的身份,鼓吹他的那套理论。然而,他只管在理论上搬弄是非,或者出国谋求海外支持。让自己家人跑到街上去闹腾这种没好处的事,他是不做的!

1938年出生的李柱铭,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和许多港人一样,李柱铭祖籍广东。其早年于九龙华仁书院毕业,并于香港大学取得文学士学位。之后,他在圣若瑟英文中学当老师。1963年,李柱铭去英国伦敦林肯律师学院学习,攻读法律。日后能在香港法律界有一些成就,李柱铭在林肯律师学院的学习经历确实值得一提。林肯律师学院成立于1422年,与内殿律师学院、中殿律师学院、格雷律师学院并称伦敦四大律师学院。李柱铭于此学习三年,于1966年回到香港,开始投身律师行业。海叔不得不说,20世纪60年代,李柱铭就清晰地认识到——香港在英国殖民者制下,根本没有民主与自由可言,只要跟英国政府立场不一致的人,都要受到惩罚或打压。“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在英国学了法律的李柱铭获得大律师资格后,开始替工会工人辩护。

从家庭出身来说,李柱铭之父李彦和,本和国共两党高层都有交情。作为通过庚子赔款公费赴法留学的学生,在法国,李彦和结识了周恩来邓小平。在法国里昂大学获得药剂学博士之际,李彦和成为首个法国华人博士。回国以后,李彦和先做了一段时间药商,后投靠拜把兄弟、国民革命军第十二集团军司令余汉谋,任十二集团军政治部主任。抗战期间,李彦和任第七战区政治部主任,军衔是中将。1949年,李彦和携妻儿到香港。按照李柱铭的说法,蒋介石曾邀请李彦和去台湾,许以高官厚禄,但李彦和认为台湾当局太腐败了,故而不去。在香港,以教书为业的李彦和经常搬家,李柱铭给出的原因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周恩来一直在找李彦和这位老朋友,也想邀约他去北京。可李彦和是这样教导李柱铭的:“共产党是没有未来的。”据李柱铭回忆,其父母曾经商量过,如果共产党军队进入香港,夫妻俩就跳海。由此可知,尽管李彦和深知国民党反动派的腐败,但曾经身为国民党军队高官,并在陈济棠反蒋之际力挺余汉谋拥蒋的李彦和,无疑是怕会有被索偿的一天,所以不信任共产党。 

李柱铭明知港英当局没法给香港民主与自由,也曾为之斗争过,但都以失败告终。作为法律界人士,他亲历了香港的民主化进程,也深知此进程的开端,就是在《中英联合声明》达成以后,香港确定于1997年回归之际。1985年至1991年,李柱铭担任香港法律改革委员会委员,协助香港法律从殖民地法律改革至代议政制,及推动法律双语化的工作。1991年,港英政府立法局才第一次进行直接选举,李柱铭与司徒华、刘千石等人成立的香港首个政党——香港民主同盟(港同盟)获得高票。1994年,港同盟和另一个叫做“汇点”的组织合并,成为现今的香港民主党。1997年香港回归,李柱铭一方面享受到了香港民主化带来的好处,另一方面却希望再将自己的收益扩大化。这位前港英当局御用大律师早在1989年退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开始,就有心在“反华乱港”领域干几票大买卖。

香港回归前后,他成了国际人权领域的领奖专业户——1995年获美国大律师公会之国际人权奖、1996年得到自由国际的自由奖、1997年得到美国全国民主基金会民主奖项……拿了奖状,就得办事。1988年,李柱铭访问美国时说:“如果香港继续做100年英国殖民地,我想很多人认为是最好的。但现在香港要回归中国。”1989年,他访问美国又说:“英国将550万港人交还中国,就像二次大战将550万犹太人交还纳粹德国。”1993年,他访问美国说:“赞赏美国国会通过的香港法案,这样就是视香港为独立政治实体。”1995年,他甚至自称:“敢于当殖民主义的走狗。”1996年,他访问美国华盛顿,明确表示向美国争取把香港问题国际化。1997年,他访问欧洲八国,然后对香港记者说:“我向英国外相建议,将临时立法会是否违反联合声明问题,交给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转介国际法庭仲裁。这样英方毋须中国政府合作,亦可单方面要求国际法庭仲裁临立会的合法性。”此时的他,卖港汉奸面貌暴露无遗!1998年,香港出现了两宗轰动社会的刑事案件,一宗是德福花园的“五尸命案”,另一宗是“张子强案”。由于两宗涉及港人的案件均在内地法院审理,引起港人关注,李柱铭因此提出议案,促请特区政府以国际社会公认的原则为基础,尽快就内地和香港移交疑犯的安排与中央政府进行商讨及达成协议,“恢复港人对特区司法管辖权的信心”云云。

2008年北京奥运会,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件大喜事。可李柱铭却趁着在欧盟和英美游走的机会,频频攻击中国政府。早在2007年,其就投书《华尔街日报》,给中国举办奥运会捣乱,呼吁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不应只满足于做单纯的体育爱好者”,而应趁着北京奥运会之机,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当时民调显示,84%港人不希望将奥运政治化。如果在这方面讲民主的话,李柱铭的倡议根本就应该扔进垃圾堆。可在有人提出异议时,李柱铭表示,绝不会向国家道歉,并称,如果有人认为这种行为是汉奸,那自己宁可永远做汉奸。不过,有意思的是,小布什并没有理会这些,而是携家人出现在了北京奥运会的现场。

当时,就有港人点穿李柱铭的想法,认为他总要依赖外国人,看似在为香港争取利益,实则是令香港失去高度自治,变成“高级港人与洋人”的联合统治。 

在一门心思“反华乱港”之后,李柱铭这个律师似乎当得也每况愈下了。20世纪90年代末,“小甜甜”龚如心与家翁争夺亡夫王德辉遗产,聘请李柱铭为之诉讼。案子纠缠了好几年,李柱铭钱没少捞,事却办得极不漂亮,令龚如心背上了“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骂名。最后,龚如心不得不解聘李柱铭,另寻得力律师。自此以后,李柱铭似乎也就不以打官司为业了——毕竟,吃所谓“民主”的人血馒头,告洋状,不像打官司那样要讲事实、辨逻辑,只需死硬站队,就能是旱涝保收的买卖。

2014年,香港“占中”事件,背后就有陈方安生与李柱铭的推动。两人跑到英国,向英国政要汇报情况。回到香港之际,第一时间就被愤怒的港人抗议。有人犀利地指出,李柱铭充当了英美金融界对香港“软性再殖民”的马前卒。但在英国来说,由于香港确实已经回归中国,英国政府不可能当面向李柱铭之流承诺什么。为此,李柱铭还对外表示,当时的英国政府做法欠妥——不该把前殖民地当作弃儿。“为什么美国在香港问题上的声音比英国更响亮?”他说,“英国的立场受到更多贸易、更多生意的驱动。”这是何等死乞白赖之状?!

在眼见香港特区政府修改逃犯条例之事有隙可乘之际,李柱铭罔顾自己是最初希望香港特区和内地谈移交逃犯协议以及刑事司法互助的人,极尽煽动之能事,不惜飞去加拿大和美国,会见政要,称修例是破坏香港法治。早在2007年,对于李柱铭这种热衷告洋状的行为,中国前国务委员唐家璇就说过:“根本没有必要跑到外国去拜庙,请洋菩萨来说三道四,这是滑天下之大稽。”然而,一贯以来,从“一地两检”、国歌法到此次修例,只要有攻击特区政府、扰乱香港的机会,李柱铭就和黎智英、陈方安生、陈日君沆瀣一气,乱港“四人帮”最拿手的就是跑到国外找靠山。因为曾身为立法会成员而宣示效忠国家的他,多年来却经常出尔反尔,这才被爱国港人称为当代“大汉奸吴三桂”。

为了搞乱香港,李柱铭与黄之锋、周永康、黄台仰、梁天琦这“祸港四青”也走得很近。想想也是好笑,好歹李柱铭年轻时也是在学业上得分比较高的学生,却在晚年不惜与错别字连篇的学渣黄之锋之流搅在一起。更“呵呵”的是,李柱铭自己的儿子早就被其“雪藏”,令不得干涉政治。当梁天琦因暴动罪被判刑6年之际,李柱铭正在参加自己儿子的婚礼呢。网上有人将梁天琦的头像PS到李柱铭儿子的结婚照上,并在网上@梁天琦——看看,人家入洞房,你要入牢房。真是唔同命!如今已经八十多岁的李柱铭,看起来身体很好,闹得更欢!今年,在反修例示威开始之前,李柱铭于6月12日在金钟与违法占中骨干李永达共进午餐后,笑容满面地回到金钟海富中心律师楼。在他们回到律师楼后,示威者就约定好下午三时起行动升级,暴力冲击立法会示威区的警方防线。此后,李柱铭又和陈方安生等会见了美国驻港总领事馆的政治部主管朱莉·埃德(Julie Eadeh)。搞乱香港的剧本,早就在他们的合谋中编好了。不过,随着“港独”分子逐渐暴露出恐怖主义的苗子,相信会有更多善良的人能看清李柱铭的本来面目,不再被此等“反华乱港”分子利用,不再让此等民族败类汉奸卖国贼破坏香港繁荣稳定,不再让其伤害香港整体利益。

来源:海上客工作室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